字体
间距
字号
背景
配图

字数:65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二章:权利的游戏

青云掌握朝政已经十五年过去了,这些年间飞鹰帝深藏宫中再没有出现在人 民眼中,天下大乱、反叛四起,而凛冬将至。

漫长的凛冬又将延续数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和平又在消无,战争四起,苍 生又迎来残酷的天择。

世间一切权利的游戏都将用生命付出代价,与妖族勾结的叛军已成星火燎原 之势,日渐逼近皇都,兵临城下只是时间问题。

飞鹰帝国的国土四去其三,紫霞紫青的军团终不敌越打越多的敌人,节节败 退。

叛军们想要在凛冬来临之前,推翻飞鹰帝国的统治结束战争,于是大战连连、 血染大地、尸横遍野,惨烈无比。

往往一场战争刚刚结束,新的战争立刻又被逼着开始,或者同时各处百万人 规模的战争同时开打。

无数的飞鹰军团的战士倒在血泊中,尽管骁勇善战,曾经跟着飞鹰帝打下了 世界,但面对打不完的战争,兵力越打越少。

「飞鹰帝已经被害!青云后篡位夺权!飞鹰帝国罪恶盈盈!」这样的口号, 老百姓每天都可以听到。

已经成长起来的紫霞紫青军团,一封北方守护一封南方守护,为着蛛族的统 治四面奔走,疲于应付应接不暇的战争。

飞鹰帝国的三大守护神,飞鹰军团、紫军团、霞军团,保卫着日渐衰弱、摇 摇欲坠的帝国…——

飞鹰的梦中。

一望无际的海洋,身穿一身紫黑相间宫装凤袍的青云站在海岸上,背面是波 涛汹涌的大海,暗黑色的基调衬托的青云的美貌更加动人,高挑苗条的身材在宫 装的装饰下也一览无遗。

远处的夕阳在青云皇后的背面,在天海之间释放出柔和的光芒,微风轻轻吹 送,青云的秀发披拂于后,沿及细腰随风飘动。

青云背后的大海上,缓缓驶来大量战船,漆黑的船身,船头巨大的飞鹰青铜 雕像,张着巨嘴振翅飞翔的模样,随着时间段推移,很快就遮挡了夕阳。

青云披散着延及细腰的长发,面带自信的静静看着我,一双凤目威严中又带 着一丝妩媚,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眼神融合在一起,给她增添了不少别样的风情。

青云双手高举手腕相靠,十指如花瓣般舞动,劲气从手上激荡而出,赫然是 一阵凛然的寒气,然后凝结成一支玉箫。

她微微侧身斜睨我,斜飞凤眸时而微眯,玉箫靠近了似笑非笑的脸庞,轻轻 收起腹部,殷红的嘴唇对上吹孔,背面海上的大量战舰在箫音中缓缓驶来。

六孔箫那前五后一的按音孔,在她修长白皙的玉指下时隐时现,她吹着箫, 眸却始终瞧着我,好像我一不注意就会逃跑般。

箫音奇妙之极,顿挫无常,时而优美绵长,时而又动感诱惑,再加上背景和 迷离陶醉的细长凤眸的斜睨。

音符与音符间的呼吸、乐句与乐句间的转折,衔接得坚定扎实又变化多端, 让人想不到的之后的曲风如何变幻。

一阵阵绵长细软的勾魂音色传到我耳边,我起伏着胸膛热烈的眼神看着她, 她轻轻扭动蛇腰和飘舞长发的样子,已经烙入了我的心神。

她背面海上的战舰上开始传来战鼓声,箫音停止,被她抛弃在海岸上。

她收束凤眸,脸上的表情开始出现邪恶,鼓声替代了箫音,雄壮又缓缓的一 下一下混响着,节奏清晰分明,战舰随着海潮的起伏在她的背面海上浮动,舰船 上隐约可见人头攒动。

她开始走向我,邪魅的步伐,扭摆的蛇腰,刘海飘动在挺直的瑶鼻上,凤眸 透过一根根发丝射出一阵阵邪恶的光芒。

紫黑相间的宫装凤袍化成一片片粉色的花瓣至她身上,随着一阵一阵微风飘 向背面海上的无数战舰。

露出难以承受的表情,左手高举劲气从手上激荡而出,发出细如发丝般的闪 电。右手沿着细长脖颈一路向下,穿过丰满乳沟、平坦小腹,抚在最宝贵的地方。

晃动玉肩,8字型扭动蛇腰,弯曲脚弯,斜睨着我,闪电化为透明的旗袍, 自信沉稳向我继续走来。

脚步走动,鼓声响起,脚步停止,鼓声亦停止。每停止后再响起的鼓声和节 奏都不相同,她脸上的表情也不同。

踏着漆黑的高跟鞋,继续向我走来,脸上是轻佻的笑容,玉肩一上一下手臂 一前一后动着,旗袍里的修长双腿猫步向前走,感觉她又变成了快乐的少女。

向我又走三步,脚步并行停止,左手扶住右手手寸,双肩依然缓缓一上一下 扭动,弯曲脚弯,膝盖轮流互点向后也退三步。

看着我,十指交叉手臂横在胸前波浪般扭动,小嘴轻轻撅起对我的方向吹着 汽,十指分开往上作势一抛再落下。

右手停在在胸前摩擦、左手在小腹抚摸,长腿一前一后,蛇腰快速旋两圈, 仰起下巴得意洋洋的斜睨我,一阵微风吹来,发丝遮住她半张脸面。

当我想要走进她,却发现我没有肉体只有意识的存在,正当我慌乱的时候, 她已又穿上紫黑凤袍,她静静的站在了我面前,静静的盯着我,想要知道什么秘 密一样。

我刚要说话,突然她背面海上的天空不缓不急飞来一条飞龙,其投在海面的 身影之巨大把几十艘战船都遮挡在下面,一路的朝着我们飞来,场面为实壮观。

我惊呼的同时又看向青云,她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一把神鸟羽毛做的折扇, 用优美端庄的步伐围着我转,邪恶的凤眸一直死死的盯着我的脸。

我充满疑问的刚要开口,她发话打断了我。

她涂着漆黑指甲的白嫩手指,轻轻把折扇收拢又再展开,接着又在高耸的胸 前轻轻扇动。殷红的嘴唇一开一合。

「太多人不敢冒险,一辈子都在设法避免危险,他们都死啦。」

青云的双手扶在我的双肩,她身材与我一般高,在她碰到我肩部的一瞬间, 我又有肉体了,但是却是光着身子。

她的脸靠近我,凤眸像要钻进我的眼里,撅起殷红的嘴唇对着我的鼻孔轻轻 吹气。

「纯粹的好人是无法在残酷的世界中生存下来,王道还要霸道辅。」

我此时知道,我是在梦中了,我默默无语看着她,还有她背面一望无际的海 洋,还有海面上的无数驶来的战船,更有天空中翱翔而来的飞龙。

冰凉的玉手抚摸我的脸,她微张的嘴里伸出漆黑的蛇信子,舔了一下我的下 巴,接着说。

「想到达到自己的目标或者心愿,有些属于美好的东西被舍弃或者放在一边, 都是必要的。」

青云抬起右腿勾住我的腰臀,用力一收把我拉近,两人的下体贴在了一起, 她肉体的温暖立刻向我传来。

青云双手搂住我的脖子,丰胸挤压我的胸膛,张开殷红的嘴一边说话一边在 我脖颈上不断舔着,偶尔还身长蛇信子钻入我的耳孔,玉唇中呵出阵阵清香的气 味。

「你乖乖躺在龙床上,多好啊,有那么多美人服侍你。」

收回大腿青云站直身子,玉手却从我胸前慢慢伸到了我胯下,身上端庄的紫 黑宫装或者说是凤袍,充满皇后的威严和华美。

「包括本宫,也是你的,只要你给我龙种,生出男儿…」

青云握着我的龙根,轻轻的上下套弄,凤袍上的云肩因微风而摆动,背面海 上无数的战船,就好像航行在皇后的凤袍云肩上。

「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自从你登基以后十几年过去了,你都没能让 我们怀上男儿,这是为什么呀?」

青云抓住龙根的根部轻轻甩动:「再这样下去,本宫和飞鹰帝国都要沉入历 史的棺材中…」

「我们蛛族的天下,哦…也是你的天下啊,我的皇上…」

青云一口吻住我,细长的蛇信子钻入我的嘴里,不住的寻找挑衅我的舌头。 玉手抓住龙根不断的甩动,一手掀开凤袍的高叉裙摆,玉手在里面一阵扯动。

「没人能逃出蛛族女人的胯下漩涡,谁也不列外,皇上你不是也沉迷了好多 年了吗?」

青云往我身上一跳,上身紧紧搂住我,下身双腿从凤袍左右开叉处伸出死死 夹住我的腰臀,我的龙根插进了皇后的肚子里了。

龙根上传来暖意,我已感觉到青云花蕊的紧致和温暖,强大的快感和无比的 吸力冲击我的神经,一阵晕眩感传来,我立刻双手抱住凤袍下的圆翘臀部,十指 隔着凤袍陷入她的肉里。

「啊…皇子给我龙精,我要产下男孩,啊…啊…用力吧。」

呻吟的红唇,长出尖利的两颗獠牙,狠狠的刺入我的脖颈,我一觉痛,抱紧 皇后的玉臀,龙根在她肚子里面用力的一顶。

「啊…呵,皇子你顶到了,我的最里面被你刺穿了…呀!」

「再给我,再用力,直到让我产下男儿,否者永远不要停…」

海上的战船万炮齐轰向天上的飞龙开炮,飞龙把目光从我身上收回,口中喷 出愤怒的龙炎,顷刻间把许多战船点燃、击沉。

飞龙收束龙翅朝下飞扑,在群船之间展开龙翅,旋转龙身,一阵阵无匹的经 气连着龙炎向四周拍打而去。

皇后搬回我看向飞龙那边的脸:「皇子,别看了,奴家快到了,快…给我, 呜呜呜…插死本宫了…呀!」

飞龙张开巨大的嘴,满嘴的利齿,冲着四周喷出宛如龙卷风般的龙炎,横扫 无数战船。

「不要再忍了,通通射出来,我要…呀!要是不能满足我,我就…」

我忍着绝顶的快感,双腿发抖抱紧青云的身子,龙根调整好的方向,抵着她 肚子里的最深处用力的一捅,终于破开缩紧的花蕊。

青云一声翘梁三日的娇吟浪叫,子宫口紧啜住插进来的大龟头,即时喷出一 大股黏黏的、乳白色的炙熟阴精,完全浇到大龟头上,阴道更是发出一阵阵强力 的握力。

「呀…啊,我完了…」

飞龙朝着我们飞了过来,海上的战船已经全部损毁,海面浓烟滚滚、哭爹喊 娘,大多数沉没进海底。

「呼…呼…我们永远不要分开,皇上的龙根永远都插在我的肚子里里面,直 到让我怀上男儿为止,你说好吗?那样才准许你拔出来。」

我想说话,但开口无声。

青云动作热烈,但她脸色冷淡,冷若冰霜。

巨大的飞龙,飞到我们头顶,张开巨口发出雷霆般的声音。

「蠢猪,你醒醒吧,你的江山马上就要垮了,你还在梦里享乐。」

青云抬头看着飞龙,毫无惧意,冲它喊着。

「你这条笨龙,永远别想觉醒,哈哈哈…」

青云夹着我的腰,把我的脑袋按下来,扯开凤袍的胸襟,把白嫩的乳房塞入 我的嘴里,奶水从粉色的乳头里射精我的口腔。

「乖孩子,哦…我的乖孩子,母后给你喂奶了,吃饱了…快…再干母后,狠 狠地…」

我与青云紧紧相拥,她就像粘在我身上甩不掉的肉,尽管我们动作很狂野, 但是都被她死死的夹住熊腰。

青云扯住我的头发把我从奶子上脱离:「离不开母后的奶水,是永远也长不 大的,不过我就喜欢这样的你,我的皇上…咯咯。」

青云的长长秀发越来越长,渐渐的把我们两个人突然包在里面,如同穿针引 线一般,一会儿外面的视野我什么也看不到了。

飞龙怒吼:「沉迷在妖女的温柔窝里,是最没有出息的,敌人的大军已经快 要兵临城下了!快醒醒吧…」

青云贴着我的耳朵:「别管他,我们做我们快乐的事情,不是已经做了这么 多年了吗?你不要最喜欢本宫吗?什么?你最喜欢的是本宫肚子里的那团肉吗? 呵呵呵…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快来呀!」

「本宫的花蕊死死把你含住,我的子宫要狠狠的榨干你每一滴龙精,感受到 了吗?子宫里是不是比阴道更加的炙热呢?啊…那可是比阴道高三倍的温度,寻 常人是受不了了的啊…啊…用力的…在里面搅动…在我的肉里面搅动啊…啊…我 来了…」

飞龙在天空上失望的望着我摇头,天气大变,凛冬已至,夕阳没落,黑暗来 袭,大雪纷飞,温度骤降,狂风不止。

但是,在这样的天气中,在层层裹住我们全身的秀发里,我的龙根在皇后肚 子里最深最热的地方,激射出猛烈不止的精血。

青云受到刺激,夹住我熊腰的修长双腿更加的夹紧,仰起头发出淫荡的呻吟 和喊叫,大大的张开红唇露出尖利的獠牙,狠狠刺入了我的脖颈。

大量的鲜血从我们的交合处还有我的脖颈上喷出,青云的秀发被我的血染红, 外面飘着的大雪已经盖住我们的膝盖住。

「凛冬已至算什么,我只要产下皇儿,天下就永远是我们蛛族的…再用力射 …射到一滴都不剩吧,我饥渴的子宫永远为你开放!」

飞龙失望的猛摇头,身子慢慢变小,最后化成了我从天下掉下来,砸到了我 的身上,二者融合唯一。

这时虽然巨大的快感让人不能停止,但是感觉再这样下去会死掉,我开始用 力的挣扎起来,但是被她的四肢死死的包住、夹住,还有她那满头三千烦恼丝把 我们一起紧紧包住,越裹越紧了。

包裹中,她邪恶的凤眸射出冷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我的眼睛,下身含着、 握着我的龙根,依然一下一下的套弄,让我精血射的停不下来。

「乖…射光了,你就可以解放了,那样我也解放了…当然要先怀上皇儿…了。」

我终于可以开口:「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青云淫笑着:「呵呵呵…好处多着呢…多到你不敢想。」

「你再射最后一次,射光了,我就告诉你哦!」

我不想射但是停不下来,这时,青云的发丝开始松开,她双脚夹着我的腰, 双手搂住我的脖子,上身往后一沉,我们两人便跌进了厚厚的雪里。

两个人的体热不知道有多高,身边的冷雪开始被融化冒出热气。

我压在皇后的身上,她把我的龙根拽出来,龙根一遇冷空气便蒸发出热气, 粘连在龙根上的蛛丝和淫液一遇空气化为白色的烟雾飘散开去。

她把我的龙根又对准下身,不过这次对准的不是阴道,而是粉嫩纤细的尿道。

「插进来,这里与你们人类不一样,从来不装那什么尿,里面装满的是我的 蛛丝,哦…快插进来,你会尝到不一样的我的肉的味道,嗯…插进来了…咝咝。」

我在她的挟持下,龙根像一把匕首狠狠的捅进了比阴道还细小的尿道,里面 的紧窄程度是阴道的四分之一。

青云又冷静的说:「插进来了,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更加的让你爽歪了?嗯, 皇上的龙根在插本宫,啊…啊给我最后的精血,让我产下男儿吧…」

我歇斯底里:「啊…啊…嗷,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青云妖淫怪荡的笑着:「想射就射啊,别忍啊,射尽最后一滴,那是多爽的 事情…对吗?呵呵呵…哈哈哈…」

我狂吼着臀部大力的最后一冲,破开层层叠叠的粉色淫肉,拨开千千万万根 蛛丝,钻入到皇后的尿道最深处,她的膀胱淫囊里面。

充满蛛丝和淫液的膀胱,像发现敌人般立刻缩紧裹住龟头,发出前为所有的 吸力狠狠的吸吮。

「啊…操的这么用力,我会被操坏的,啊…嗯哼…操烂我算了,我也不活了 …咯咯!」

这时皇后的腋下又伸出一双玉臂,而胸前乳房下也长出一对乳房,一共四个 乳房在我的胸前不断的摩擦着,阵阵肉体的温香温暖着我逐渐冰冷的身心。

我开始痉挛起来,最后一股精血不管不顾的从我的龟头里顶着皇后膀胱里的 粉色淫肉拼命的射击,仿佛要射进肉里一样。

我身疲力尽:「嗷嗷嗷…给你吧…都给你了。」

皇后摸着我的脑袋冷笑道:「我的肉里都给你射满了,我再给你生一个皇子 出来,到时候再让他也射出皇精再还给我…呵」

我震惊:「什么…你竟然这样…我杀了你!」

皇后冷静道:「不牢牢抓紧皇帝,我们蛛族便无葬身之地…呀!何止是儿子, 就是…是孙子…曾孙都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呃…呵呵啊!」

皇后四只手四个奶两条腿死死的夹住抱紧我,把我已经榨干的龙根死死的裹 在淫嫩细小的尿道中,久久不肯放开。

「哼…嘴上说杀了本宫,你的根子却还不顾性命的往奴家肚子里射…呢!」

这时,青云的样子也和刚才不一样了,身上长出银色的短毛,背阳面是柔软 的毛发,面阳面是较硬的毛发,而脸上依然保持着变身前的样子,依旧美艳无比。 在吸收了我的精血以后,更发出阵阵荧光。

我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死在了青云的肚皮上,双眼死不瞑目的瞪着眼。

青云抱着我发出阵阵悦耳的淫笑,笑声中冰冷毫无任何感情,但她肚子里的 淫肉依然在不断吸吮、包裹、榨取我已经射不出任何精血的龙根。

青云疲倦道:「嗯…看来真的是射得一干二净了呢,我的宝贝皇上…呵呵呵。」

「我的后门,都没有品尝,你就不行了吗?那里面可是有最多的蛛丝淫浆哦, 呵呵呵…」

「我的乖宝宝…睡吧…睡吧,我也不离开你了,我们就这样在这凛冬的黑夜 里,永远紧紧的相连,让我一直温暖你的身体,直到你的皇儿出世为止…」

突然时空开始断裂,周围的一切化为虚无,四周被光明所包围,空气也温暖 了起来,你抱紧我,两个人悬在光明的包围的虚空当中。

光明日盛,渐渐逼近,逐渐把我们两人吞噬,梦的世界开始崩塌了。

梦崩塌的最后几秒,你张开你的红唇露出尖利的两个獠牙,吐出蛇信子钻入 我的口中,绞榨着我舌头上的最后一丝温度。

你把我依然坚硬的龙根拽出尿道,帮助它插入了你蛛丝淫液最多的后门,待 到尽根时,你紧紧的把龙根裹紧,粉色的淫肉里逼生出无数的透明蛛丝,把我的 龙根死死用力的缠住。

你爱慕的看着我:「我是爱你的,但是你身前我是不会对你说…除非…哦… 也许永远也不会出现…」

梦崩塌了,我清醒过来,躺在深宫宽大龙床上的我,四周烛光晃动,金碧辉 煌,身边或坐或躺围绕着许多衣着暴露风骚淫荡的蛛族美女看着我巧笑嫣然。

而我的下身传来一阵阵连绵不绝的快感。

我微笑道:「哦…我知道这个是什么感觉!」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收藏
点赞
反感
相关小说Recommend Related Fictions
相关专题Recommend Related Topics
Sitemap | Copyright XSAV.Me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络方式: xsavweb@outlook.com